卡塔尔世界杯设施建筑工人死亡:本想出国拼前途结果死在异国他乡

Sports 11 2022-11-17 14:45:55

  当地时间11月20日,卡塔尔将举办第22届世界杯。这是历史上首次在卡塔尔和中东国境内举办世界杯,也是第二次在亚洲举办的世界杯。

  为了迎接世界杯的到来,卡塔尔对国内的基础设施进行了改造,来自南亚的500万人受雇于这个建筑项目。但在此过程中,却发生了可怕的意外事故。

  11月10日凌晨,卡塔尔航空公司的QR644航班降落在尼泊尔加德满都机场。

  从飞机上卸下的货物中,有一个白色的大木箱。箱子外面写着“乌梅什·库马尔·亚达夫的遗骸,32 岁男性,尼泊尔人”。

  在距离加德满都东南250公里的戈尔巴扎尔,乌梅什的父亲把水牛拴在自家的砖房外。他住在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最贫穷地区之一,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赚钱的机会。

  当初,拉克斯曼·亚达夫卖掉了家里养的水牛,给一位职业工作介绍人支付了1500美元的中介费,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乌梅什有机会去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卡塔尔工作。

  这些职业工作介绍人不仅访问尼泊尔的贫困地区,还会前往孟加拉国和印度的贫困地区,为年轻人提供一份前往海外的工作。相对应的,这些贫困地区的求职者需要给他们大笔资金,以获取签证。

  但是贫困地区的工人往往工作不定,合同也在不断变化。因此,他们的家人很难知道自己的亲属在哪里工作,以及为谁工作。

  克里希纳·曼达尔的老家在位于距离达努沙区车程两小时的地方。四年前,他的父亲赛特斯前往卡塔尔工作。

  有时赛特斯会在工作时给儿子发。“他告诉我,他在水箱上工作,但没有告诉我们他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克里希纳说。

  赛特斯原定于10月12日回家探亲。但就在他回家的几天前,克里希纳接到一个电话,说他的父亲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了。

  当时,赛特斯正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地下7英尺深的污水管道上工作。突然一大堆泥土落在了他身上。他的死亡证明书上写着,他“因固体物体撞击而遭受多处钝伤死亡”。

  克里希纳说他父亲的雇主并没有打电话来慰问,他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赔偿的提案。我们联系了赛特斯工作的公司,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家住戈尔巴扎尔的拉克斯曼对他儿子在卡塔尔的生活了解得并不多。他没有智能手机,也无法关注乌梅什过去在抖音上发布的视频。

  在乌梅什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在卡塔尔耀眼的天际线前跳舞,也可以看到他与其他移民工人在住处跳舞。

  乌梅什还分享了他在建筑工地工作的片段。他站在梯子上微笑,甚至举起了沉重的混凝土块,作为抖音的一个挑战内容。

  10月26日,乌梅什发布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记录了他晚上在摩天大楼前跳舞的画面,他在为即将到来的世界杯打广告。

  乌梅什的堂兄,也叫拉克斯曼,他也在卡塔尔工作。10月27日,拉克斯曼接到电话,说乌梅什已经去世了。于是他和其他人一起去施工现场了解情况。

  “他们告诉我们,乌梅什当时正在爬上脚手架,然后脚手架碰到什么东西断裂了,他也一起摔了下来。”他说。

  拉克斯曼说:“他们应该注意工作场所的安全。他们应该检查好一切卡塔尔世界杯,然后再让人们工作。”

  我们一直在与乌梅什工作的建筑公司保持联系,但是他们极力否认是安全失误导致了他的死亡。

  他们声称:“是他的疏忽和鲁莽导致了事故的发生。这名死去的工人在现场非常粗心,他已经被多次告知要像其他同事一样遵守安全条件。然而都无济于事。”

  自从卡塔尔开始为世界杯做准备以来,关于建筑工人工作的艰苦条件和工人的意外死亡的报道层出不穷。

  卡塔尔政府表示,它在努力“确保所有受雇于建筑项目的工人都身体健康、保持安全、保有尊严”。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卡塔尔已经改进了相应的健康和安全法规。

  但根据商业与人权资源中心向我们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卡塔尔发生了近140起侵犯工人权益的案件,其中约一半案件都与健康和安全问题有关。

  我们看到了在过去的六年中,有十多位来自南亚各地的工人死亡。许多人的死因是“多处钝伤”。而他们的家人说他们仍然想要知道背后真正的原因。

  当乌梅什的棺材从机场运到戈尔巴扎尔时,他的父亲拉克斯曼和其他几十名村民正在为他的葬礼做准备,他们收集了成堆的木头和干草来生火。

  在尼泊尔,葬礼的传统是由长子点燃柴堆。拉克斯曼抱着乌梅什的儿子,年仅13个月大的苏山特,他将一根棍子塞进婴儿的小手,来让苏山特生火。

  “他过去是我们家庭的支柱。现在,我们要偿还贷款,还要养育他年幼的孩子。他是我的英雄。”乌梅什的母亲苏米特拉说,她的脸上泪流满面。

  原标题:《卡塔尔世界杯设施建筑工人死亡:本想出国拼前途,结果死在异国他乡》

上一篇:举办“史上最贵”世界杯卡塔尔算的是一笔大账
下一篇:以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引领高质量发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